关于我们 工程勘察分会 建工情报网 联系方式 广告服务 学会会员服务 合作伙伴服务 企业邮局服务
中国工程勘察信息网论坛
欢迎『三口一瓶』最新加入!  
   用户名: 密码: (提示:没有登陆!)网站首页』『论坛首页』『注册新用户
中国工程勘察信息网 >>专家专栏>>高大钊教授专栏(本栏目共47337贴 |版主: cuizhu|zxh1219)
likun:行舟——《答疑笔记之四》出版有感
作者信息\文章标题
行舟——《答疑笔记之四》出版有感 (2019/1/25 14:16:00)
楼主
网站ID: likun
发回贴数:1/1
网站等级: 幼儿园小朋友
 
 
 

    高大钊教授八十多岁,总是笑容满面,对人客客气气,我尊称他“老先生”。

    因讲课、出版之事,近年往来频繁,电话、邮件不断,每年也能见上一两面。

    和高老师交谈,毫无拘束,非常愉快。谈笑中,不觉茶水蓄过几番,两三个钟头轻轻巧巧地溜走。

    我叹服高老师乐观豁达、气定神闲、严谨负责、著作等身却依然笔耕不辍。高老师说:与老先生相比,自己还远远不够。后来得知,高老师口中的“老先生”是他的老师俞调梅教授。

    高老师的大作《岩土工程试验、检测和监测——岩土工程实录及疑难问题答疑笔记整理之四》近日出版。当初交稿时,无论是高老师还是出版社的编辑,都不会料到,这本书的出版竟如此曲折与漫长。

    该书是高老师“网络答疑笔记”系列丛书的最后一本,却与前三本有很大的不同。书中除了回答网友在中国工程勘察信息网“高大钊教授专栏”中提出的工程问题之外,还收录了:1966年武汉“岩土力学测试技术学术会议”的一篇论文,20世纪80年代俞调梅先生未曾发表的一份手稿,最近20年高老师带领学生做过的若干工程咨询项目的研究报告。全书分上下册,总计九百多页,汇聚三代人的成果。实为大作。


(原稿+清样1+清样2+清样3,摞起来约半米高)


    该书内容广博、类型多样、时间跨度大,给出版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几十年前的手稿,无论是采用扫描件修图还是重新录入绘制,工作量都很大;不同年代的论文和研究报告,内容结构、格式体例、名词术语、变量符号都不太统一,调整起来尤其耗时耗力;一些文章和网友的提问,表述不很完整,口语化普遍,需根据原意补充完整,并调整为书面用语。

    出版社安排五位编辑加工修改书稿,在工作任务极其繁重的情况下,已是调用人力的极限了。加工修改后再由我统一整理。编辑提出的问题,大部分都由高老师自己解决,是一个字一个字在电脑上敲出来的;书中收录的部分研究报告,是高老师当年带的硕士生和博士生完成的,因而报告中的问题仍请他们来解决。

一开始,高老师提交的初稿封面上,就写明作者三人:高大钊、李韬、岳建勇。因为,书中收录的工程研究报告许多是李韬博士当年执笔撰写的,而“高大钊教授专栏”的答疑,岳建勇博士回复了很多问题,高老师并不因为后两者是自己的学生而淡化他们的贡献。

高老师常谈起,几十年前俞调梅先生指导其做研究,帮其一字一句修改论文,至发表时却坚决不署名,俞先生的为人处事对其影响很深。李韬博士在发给我的邮件中,言辞亦谦逊:某些工程报告,距今较为久远,此次集结成册,仓促寻找原始文件,很抱歉因工作疏忽给编辑老师带来不便,盼更多指导,再次感谢。

由此而知,从俞先生,到高老师,再到李韬博士,师生三代,传承的,不仅是学术,更是态度和品格。

    在岩土界,高老师是很受尊重的专家,各类头衔有几十个,个人经历又极其丰富:教学、科研、工程咨询、学会管理、丛书编写、注册岩土师考试命题、网络答疑、培训讲座,等等。成果丰硕,著作等身。可以说,高老师自1958年大学毕业后,就与新中国岩土学科相伴成长、发展,整整六十载。而今八十多岁高龄,仍忙忙碌碌,不知疲倦。

成果和业绩摆在那里,让人无法不叹服;而高老师的做事态度和人格魅力,更让人由衷地尊重和喜爱。

此次出版的《答疑笔记之四》中,一些早期写成的文章,行文和用词比较老派。例如,有一句话是“安全第一,安装要特别道地”。乍一读,竟没弄懂,于是打个问号,连同其他问题一并发给高老师确认。很快,高老师回复:“道地”与“地道”两词通用,见《新华词典》1984年版154页与166页(为符合语言习惯,后又改为“安装要特别到位”)。如此迅速和精准的回复,让我修改整理稿件时不敢有任何怠慢之心。

    有次我和一位同事出差到上海,想去探望高老师。他提前把详细住址发给我。我们出发前,他又打来几次电话,一再告诉我怎么走,避免绕弯路。进到家里,他招呼我们坐下,又忙不迭拿瓜子、倒茶。我猛然看到他拎开水壶的手微微颤抖,瞬间一万分自责从心底升起,为自己的粗枝大叶而惭愧。我赶紧站起来,去接开水壶,高老师把我挡回去,笑着说:在我家里,随意,不要客气。

前不久,高老师来京开会,约我到他入住的酒店谈出版的事。我带着厚重的书稿进到他房间,相互打了招呼。他随即弯腰去挪椅子,以方便我在他对面坐下。我大惊,赶忙放下书稿,替他去搬椅子。而高老师又转过身去倒茶,端茶杯的手分明地颤抖着。

《答疑笔记之四》的书稿交到我手里,反反复复修改,迟迟不能出版。对此,我也觉得愧对高老师。每次我将书稿的问题发给高老师,他只要不出差不生病,三天之内必给我回复。而我们,修改整理稿件,断断续续,持续了半年,相比之下,就是龟速。书稿修改期间,高老师身体有恙两次住院,虽无大碍,却也惊出我一身汗。

现在回头看,做高老师这一本书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做其他书四五本也足够了。但是,终究有些事,是要不计成本,是要超越现实利益的!

对于《答疑笔记之四》出版过程中的种种辛苦,高老师十分理解,并表示感谢。我说:老先生的书,我们不惜代价。高老师说:对于老先生,我一直高山仰止。

我的“老先生”,是高老师这一代人;高老师的“老先生”,是俞调梅那一代人。

2011年起,高老师所著的“网络答疑笔记”系列丛书,每本书开篇第一页,都写着“谨以此书献给我的老师俞调梅教授”。



“俞调梅”这个名字,非岩土界的人,可能比较陌生。而深入了解之后,就能知道,俞先生的贡献和品格,堪为时代风云人物。

2011年,是俞先生诞辰100周年,恰同济大学岩土工程学科创建60周年,同济大学及岩土界一众专家纷纷撰文,追忆学生时代受教于俞先生,毕业后又一同共事、频繁交流的岁月。自此,俞先生的生平事迹,得以更广泛的传播。

俞先生在岩土领域的贡献,业内早有公论:我国土力学与岩土工程学科的先驱,岩土工程教育事业的开拓者,岩土学科教学体制奠基人之一,同济大学岩土工程学科的创始人。

人们常说,一个人厉害与否,先看他的朋友圈。俞先生的朋友圈,可谓群星闪耀。

俞先生早年就读东吴大学(苏州大学)预科,文学、法律、物理各一年。在东吴大学期间,和赵朴初先生(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民主促进会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书法家)为同窗。

从东吴大学预科,考入交通大学(上海)机械工程系,与钱学森先生是同学,入学排名比钱先生还高一名。

考取庚款赴英国伦敦帝国理工学院读书,听过太沙基(Karl Terzaghi,现代土力学创始人)的土力学讲座,与斯肯普顿(A.W.Skempton,土力学课本中的那位)是同学。

归国后,与清华大学陈梁生教授并称为岩土界的“南俞北陈”。巧的是,陈先生在哈佛大学也师从太沙基。

......

俞先生的名气之所以限于岩土界内,大抵与岩土工程这门学科的服务性角色有关。岩土工程研究的对象都在地表以下,不如建筑巍峨耸立于地表之上那么惹眼,岩土专家也不如建筑师那样大名鼎鼎(岩土专家钱七虎院士获201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或许能让更多人意识到岩土工程学科的重要性)。除此之外,就和俞先生低调谦逊、不事张扬的做事风格有关了。

俞先生早年的学生孙钧教授曾撰文回忆俞先生拒绝评选博导和院士的往事,从中可窥其品格之一斑。

1980年,同济大学申报国家首批“博士学位授权点”和第一批“博士学位研究生导师”,孙钧教授是文革后同济大学第一任教务处长,登门征求俞先生的意见。遭到俞先生断然拒绝。俞先生说:我连带几个研究生(文革前带过研究生班)都很吃力,带不好,土力学的问题我也是越搞越糊涂,自己都弄不清楚,还叫我带什么博士,不想再误人子弟了吧。

紧接着,1980届中科院“学部委员”(后改称院士)推荐,同济又想到了俞先生。孙钧教授再次拜访,又被俞先生驳回,且没有商量的余地。

岩土领域大名鼎鼎的俞教授竟没有参评博导和学部委员,让众多评委大为惊诧。很多人都说:俞先生不是博导,不是院士,那同济还有多少人够资格呢。黄文熙先生(李广信教授的导师)先生也说:俞调梅老兄太过谦虚和执着了。

所以,自始至终,俞先生都没有“博导”“院士”的头衔。贡献之巨,又淡泊如此,俞先生之人格亦自足千古。

俞先生于名利的淡泊和对后辈的关爱扶持在写作发表方面体现得淋漓尽致。

高老师曾提及一件事:文革结束后,高老师与同系的胡中雄、魏道垛老师,欲参加第一届海洋土国际会议,合写了一篇介绍上海软土的论文,提交会议前请俞先生审阅。俞先生对论文初稿反复修改,连插图中的英文注释也亲手书写。而且,坚决不肯在作者栏中署他的名字。

俞先生于20世纪40年代在南昌中正大学任教时带过几届学生。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当年的学生已白发苍苍,欲结集出版一本半学术半回忆性质的书,请俞先生作序。俞先生初始不肯,学生们再三恳请,俞先生说等看过全部书稿后再定。不久,学生收到俞先生寄来的序言和一篇自传,此外,还有30多页的书稿修改意见。那本书稿长达360多页,俞先生在一个月内逐字逐句通读完。那时,他已经84岁高龄。

类似的事情很多。俞先生为学生修改文章花费的时间,可能不会少于自己写文章的时间。而无论花费多少时间,俞先生都不署名,这也是他传世文章不多的一个原因。俞先生审稿时,对内容,严格实事求是,不能有半点虚假;对格式,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放过。一篇文章交给俞先生,不日即收到修改意见,那都是俞先生深夜里加班加点完成的。俞先生的女儿俞有瑾回忆:爸爸终日伏案工作,书房的灯常常亮到深夜,即使大年初一也不间断工作。俞先生一生,很好地诠释着“勤勉”和“奉献”。

俞先生自己的论文、著作都极为简练,言简意赅,却传递了解决工程问题的重要思想和原则。俞先生阅读他人的著作,或者翻译国外的著作,常常做很多页下注,对原著作中的错误和笔误进行引经据典的订正,对一些术语的翻译方法进行讨论,读者不仅从中学到专业知识,还能学到做学问的基本方法。

《答疑笔记之四》正文第一部分为俞先生在20世纪80年代写就的一篇未发表的文章。文章开头是目录,列出各部分的标题;正文部分很多页都有页下注,或作说明,或作指正;文章后面有详细的附录,给出文章的相关背景知识;文章最后,列出文中变量符号的具体含义以及符号出现的页码。严谨、清晰、简练,秋水文章不染尘。






俞先生的那份手稿,总计40页,书写行云流水,图表精致。从字体可知俞先生的幼功深厚。俞先生出生于盛产文房四宝(湖笔、徽墨、宣纸、端砚)之首的浙江湖州,成长于文脉昌盛的苏州,启蒙时入私塾,打下了深厚的国学基础,及年长,工诗词,善书法篆刻,与上海一众文化名人往来唱和,交往甚密。



  俞先生的职业生涯,除了早年短期的工地经历外,“教师”这个身份伴随他半个多世纪。他对青年的爱护和提携与他的学术水平一样为人所尊重。他鼓励年轻的岩土科技工作者勇挑重担,在工作中锻炼。对于后辈在他的研究基础上继续发展而取得的成就,十分赞许,加以肯定和推荐。俞先生的论著《关于岩土工程及其专业人才培养的几个问题》,长达两万字,其中一个重要的观点就是:教学、科研要与工程实践紧密结合,在工程实践中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这一思想对其学生乃至岩土学科的发展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俞先生晚年,计划写一本适合工程师在职学习的《工程实用土力学》。先生要求这本书内容实用,写法通俗易懂,便于自学。可惜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写成。为了弥补俞先生的缺憾,高老师退休之后,在网站上开设专栏,为岩土工程师答疑,并整理出版了“网络答疑笔记”系列丛书:其一《土力学与岩土工程师》于2008年出版,其二《岩土工程勘察与设计》于2010年出版,其三《实用土力学》于2014年出版。而今,第四本书《岩土工程试验、检测与监测》出版面世,完成了学生对老师思想的传承和践行。

除了对后辈不遗余力的栽培,俞先生还非常重视朋友之间的真挚友谊。20世纪80年代,拨乱反正之后,高老师陪俞先生到北京出差。俞先生立刻提出要去探望清华的陈梁生教授。他听说陈先生曾被下放到江西鲤鱼洲,患了病,损坏了大脑,不能再做技术性的工作,就一直牵挂在心。到清华园陈先生的家中,两位走过风雨岁月的老人紧紧握住双手......岩土界的“南俞北陈”,在新的时代里,重逢。

    人品、学术、才艺,支撑俞先生如高山巨峰一般耸立。当然,这些还不够。人生最重要的一面,俞先生的表现依旧璀璨闪亮。俞先生1933年结婚,那时他才22岁,是交通大学的一名学生。及至俞夫人1997年去世,夫妻风雨同舟64载。而俞先生的交大同学钱学森,1947年结婚,2009年去世,夫妻携手唱和62年。相逢或许是运气,但相伴肯定是能力。两位先生,一位早娶,一位晚婚;一位在南,一位在北;一位深耕大地,一位“箭”指苍穹,遥相呼应,为后世楷模。

俞先生的女儿俞有炜说:父亲的一生是幸福的!

我想,俞先生这样的人,有足够的能力获得幸福。

新世纪来临之时,俞先生那一代人,走过波澜壮阔的一生,陆续隐入历史的烟岚雾海。薪火相传,在高老师一代人身上,依然能看到“士”的风范。写作、出版、阅读、实践,于无声中传承着知识、文化和品格。

最后,用俞先生的一首诗结束本文:

    百万庄前草径斜,芭蕉荫下有人家

    迟迟灯火漫长夜,辛苦园丁为莳花

 

(注:本文参考了《岩土师表  春华秋实——纪念俞调梅教授诞辰100周年》一书)

 
作者信息\文章标题
likun的回复(2019/1/25 14:21:00)
1
网站ID: likun
发回贴数:1/1
网站等级: 幼儿园小朋友
 
 

本人为高大钊教授《答疑笔记之四》一书的责任编辑李坤。在《答疑笔记之四》出版之际,回想这几年与高老师往来的一些事,写下一些感想,向高老师表达敬意。

祝高老师健康,再出佳作!

 
 
作者信息\文章标题
huanghanbi的回复(2019/1/25 15:43:00)
2
网站ID: huanghanbi
发回贴数:74/215
网站等级: 博士后
 
 

向编辑同志致敬。

 
 
作者信息\文章标题
gglc393b4s的回复(2019/1/25 22:23:00)
3
网站ID: gglc393b4s
发回贴数:36/277
网站等级: 博士后
 
 
向辛勤工作的编辑致敬,是你们的劳动让我们受益!谢谢!!
 
 
公开开放 验证开放 普通栏目 需验证 已关闭 普通帖 热门帖 置顶帖 精华帖 锁定帖
页面执行时间156毫秒

©Copyright 全国建筑工程勘察科技情报网 中国建筑学会工程勘察分会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2000-2019  京ICP备05084865号
联系信箱: 学会   站长  联系电话:(010)84041273,传真:84025805